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任志强:我出生在一个“红二代”家庭,算得上是“官二代”

3个月前 1 商界人物 摘要:在凤凰卫视5月17日播出的《名人面对面》节目中,接受独家专访的任志强回忆道:1985年,我因“投机倒把”在看守所中待了一年两个月零六天,时任商务部副部长的父亲没有找最高院院长等战
在凤凰卫视5月17日播出的《名人面对面》节目中,接受独家专访的任志强回忆道:1985年,我因“投机倒把”在看守所中待了一年两个月零六天,时任商务部副部长的父亲没有找最高院院长等战友来“营救”;他们不相信我会犯罪,对子女有充分的信任;但他认为如果我犯了罪,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他们有权利管他们也不能去管。 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特别节目《和大佬聊爸妈之任志强》 ,以下为文字实录: 我出生在一个“红二代”家庭,也可以算得上是“官二代”……但许多人却不知道,我这个“官”连七品都不够,只不过是北京市西城区国资委管辖下的一家小公司的经理……也有很多人误以为我是一个个体户,是在利用父母的历史关系为个人谋发财,却不知道华远是一家国有企业,我不过是个打工的……有人说我是任弼时的后代…… 无论是“文革”被打倒时,还是社会在攻击“官二代”时,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公开我父亲的名字--任泉生,并告诉所有人我是他的儿子。 任志强:我父亲实际上是算一个知识分子。我父亲这个上的这个叫师范,完了以后就当教员,然后从教员以后开始当税务官,因为他懂一些,相对来说懂一些经济上的东西,所以就包括新四军发行货币,包括做财务,包括这个管后勤,包括当税务官,当地方专员这样的。 我父亲确实是这个职务比较高了,五几年,就是第三次人大的选举的时候,任命的副部级干部。 许戈辉:商务部部长。 任志强:商务部部长。 30岁之前,我几乎从来没有在父亲的面前抬起过头,总觉得面对的是一座高高的山…… 任志强: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跟我父亲在这方面的决裂,就不是感情上,或者其他问题,就说是事业上的决裂。就是我立了很多次功,从部队。 许戈辉:你好像立过七次功是吧? 任志强:那么级别不一样,有的是战士的时候立的,有的是我当参谋的时候立的。我父亲非常看不起那个样子,你都三十岁才当个连长,我那个时候都是恨不得军长、师长什么的都当上了。就那种感觉。 许戈辉:所以你父亲曾经指挥千军万马。我估计因为您在这个和平年代,做不到这一点了。所以就,我觉得是您是后来把这样的一种情怀,就寄托在商场上了,在商场上去挥斥方遒。 任志强:你说的对。所以我就干脆我复员了,我不干了,我去弄个别的。我复员就是跟我父亲堵一口气,就是你让我干什么我不干什么,我就非要自己干一个什么出来。所以实际上我去的是一个集体所有制企业,就是安排待业青年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我在青年服务社,就是卖过土坯,卖过香蕉,什么都干过。后来又到农科院去托管农科院的劳动服务公司。那可能就是做餐馆,那时候打印室,就是没有计算机,都是敲那个铅字打印的那种,那个打印室,然后装订室,然后在“五难”里头,其中有什么修理难,做衣服难,我们开这些小商店,为大院,为居民提供各种服务。但是我觉得我自己能干出来。那时候我的工资也挺高的。那时候我可能我手底下管着也有很多人,我的工资也差不多三四百块钱。 父亲是个严厉而慈祥的人……一种特有的威严,却也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一种温暖,一种依赖,一个港湾……他几乎没有时间陪伴孩子,但只要有空闲就会常常给我们许多惊喜,让我们感受到深深的父爱。 任志强:我记得他有一次出国去苏联,欧洲,去访问,然后就买了三样东西,第一个是买了一个照相机,我印象很深,因为他喜欢照相。第二个是买了一个陀螺,陀螺就是这么大一个圆圆的,它有一个拉杆,一啊一转,就满地跑那种陀螺。半机械式的陀螺。第三个买了一个莫斯科大剧院的一个外形。然后把那个盖子一拿掉呢,是个八音盒,小天鹅,天鹅湖。这两个东西,实际上是为我们,为孩子用的。 他带我们去这个玉渊潭去游泳,那时候那个地方有个叫做少年发电站吧,一个实验品的一个少年发电站。我们去玩去,去什么,给我们照相。我父亲还有一个,就是这个虽然其他的方面生活很困难,我们穿的棉鞋,可能都漏着脚指头。但是他省下来很多钱,给我们买了冰鞋,带我们到那个北海公园,冬天可以去滑冰。我印象中那个冰鞋,可能没用太长时间,没有多少次机会,但是他起码我父母表现出来这样一种心情,就是愿意跟子女去想着这个事。我说出来这些事情,实际上都很短暂。次数很少。但是越是次数少,你反而印象越深刻。 我理解了父亲的道理:职务不代表个人的荣誉,而代表你必须承担的公共责任。这种思想一直深扎在我的脑海中,不管是在部队等级森严的纪律下,还是在此后的商场拼搏中,职务从不被我看成一种重要的标识与荣誉。 任志强:我父亲实际上在退休的时候,姚依林专门到我们家里去跟他说,你要到哪哪去当个什么官什么之类的,还可以继续干几年的时候,我父亲不干了。那也就是说他们自己这个心里有一个这个底线,就是我为革命做贡献,是必然的。但是我绝不是为了自己当官去寻求一些什么过分的东西。你比如说这个专车,他可以用的,随便打电话,不需要花钱的,是吧。然后那个老干部局就派车来接你,送你去到处走。你哪怕去私人玩的,也没人管,你说去哪哪就去。但是他不愿意这样做。除非特别远的,去参加一些国家的,或者是大会堂的这种政治会议的时候,你比如说每年大会堂,过去有这个叫团拜,春节,十一这些活动,他会用公车去。剩下的时间,他很少用。 戈辉:让我特别好奇和关心的是,就是你给你父母带来的是什么。就是你看父亲以前是商务部副部长,掌管着这个最。 任志强:他是我们家最穷的人。我们所有的孩子们这个参加工作以后,突然发现,所有的收入都比他高。我父亲就经常骑自行车出去。我哥哥就很愤怒,说你不准再骑自行车了。然后我哥哥就说,我一个月给你五千块钱,你打的,足够了,是吧,你去哪都够了。我就可能比我哥哥收入还高,所以说我哥哥要给五千块钱,我就得给他一万块钱。 一开始我们觉得我父亲,可能把这些东西都买什么东西,都自我消费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一直到他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养了好几个大学生,免费给他们赞助,然后让这些穷孩子们上大学。最后一个大学生是到研究生的时候来了信,我父亲死了以后,去世以后,来了信,说这个该交学费了,我们才知道。但那以前,他已经养了好几个人毕业了,就是最后一个,后来就是我们出钱,让那个人上完研究生。他是音乐学院的研究生,是个拉二胡的,我父亲把自己的二胡也送给他了。 任志强:2007年的时候,在网络上出来的时候,叫做人民公敌。叫做就是中国人最想打的十个人里头,我排第三。第一是小泉,第二是阿扁,第三就排到我了。父母也会根据网上,报纸上对我的批评,提出一些意见。我会跟他们去解释我的真实意思。因为通常在媒体里头报道的东西,都是断章取义的。 我出生时妈妈在丹东负责商品供应与管理,那是抗美援朝时期,1951年3月,我就出生在鸭绿江大桥的边上……妈妈的家庭是一个村中的大家族,其中四五十个同龄人中,一半在奔往延安的路途中先加入了国民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另一半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 记者:你小的时候,父亲打过你吗? 任志强:我印象中没有。 记者:那挺少见的。 任志强:因为他没时间打我,他们太忙了。 记者: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你说。 任志强:我记得我父亲直接管我的时间很少,大部分都是我们的学校老师,班主任,都会找我母亲。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小学的时候,四年级的时候,我的作文很差,然后班主任就找我母亲,我母亲就狠狠批评了我一顿,然后给我一堆书让我看。我一看那些书都是他们看的,什么《红楼梦》,《牡丹亭》,我小学四年级,后来就看这个三国,水浒,三侠五义什么的。现在觉得挺好,它反而养成了一种习惯,所以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没书可看,只有一本红宝书了,没得可看了,我们就想法去看各种各样的书。我印象中,我那个十八世纪的书都是每个人都是这么一摞一摞的,巴尔扎克的一摞子,左拉的一摞子。所以现在呢,我这几年这个,就是在华远以后的这很多书,我楼下有个私人图书馆,我把我的书都放在那,说你们谁愿意来看谁看。 妈妈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从不对党的指示表示怀疑,只要是党中央的指示就坚决执行,无论是毛时代,邓时代,还是后来的时代…… 许戈辉:他们的信仰在你身上,有什么样的影响? 任志强:我觉得我们最初的时候,也是受影响很大的。比如说我们小的时候,就知道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吧,几乎都是住校。只有礼拜六、礼拜天,可能父母才有时间去把我们接回来。但是我父母经常因为出差,没法接我们。所以我们就只能被这个学校里的阿姨,带回到阿姨的家里去过礼拜六,礼拜天。 许戈辉:那个时候会很想家吗? 任志强:很想家。这种生活过惯了。为什么我现在有时候不回家,但是去忙工作,就是牢牢记住他们那个时候。就是我们那个印象中,就是我们经常我们回不了家,因为我的父母都是为革命,为工作,出差了,或者怎么样。 许戈辉:是不是在你的脑子里会有一根弦,就是为了革命工作。 任志强:传统的时候是这样,就是我父母实际上特别强调的就是,你要在这个所谓的全民所有制,或者说是集体所有制,或者是相对于公有制的一种企业里头去干活。改革开放的时候,很多人都去做个体户了,其实我也可以去做个体户。那么个体户,他们总认为是好像是为自己挣钱。那么在集体企业和国有企业呢,你好像是为大家挣钱,为国家挣钱。所以要把更多的智慧和精力时间用在这上面。 1985年9月29日上午,我接到区纪委的通知,去区纪委谈话……事由来自1984年年底的分奖金……在看守所中待了一年两个月零六天。按贪污罪被捕却按投机倒把罪判决,这大约就是不按法律而按长官意志和有罪推定办案的结果…… 任志强:我父母和别人的不一样,他们会努力去保护自己子女。比如说抄我们家的时候,我们几个人要跟造反派打架。我母亲就拦着我们,我们并不知道,实际上造反派拿刀捅着她的后背,是吧。但是她会就是很爱护自己的子女。但是我父亲在这个政治问题上,是原则是非常清楚的。我被关起来的时候,第一个就是他们不相信我会犯罪。他们有对子女有充分的信任。第二个,他认为如果我犯了罪,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他们有权利管他们也不能去管。因为那时候的高院的院长,什么这个中国最高院院长,都是他的战友。 记者:他真的没找过? 任志强:我父母会比较固执地坚持,就是我母亲几次跟我父亲说,要去找这个,要去找那个。但是我父亲都不同意,我母亲也没去找过人。 我回来以后,我父母当时很坦然。他们自己就蹲过那么多年牛棚,被冤枉过很多次,他们怎么会把这些事当回事呢。所以出来的时候就,回来了,我说回来了。 记者:你父亲就这么说话呀,就是这种。 任志强:就是觉得,好像你就该回来似的,就是那样一种感觉。就是说我母亲会问的多一些,我父亲就是这个将帅之间的这个胸怀,还是有点差别的。你比如说我父亲被关牛棚,就是因为他国务院开会,上海要求增加物资配置,我父亲就坚决不同意,王洪文就不干了。因为王洪文那时候是管上海,他非要特殊待遇。我父亲说我没有那么多东西给你。然后最后第二天,跟王洪文吵完了以后,第二天总理说你去干校吧,就去干校了。没什么别的理由。像这种东西,怎么说,就是那个时代,或者是那一个阶段的,这个不正常,就导致大家幸亏这些老革命心怀很宽阔,没有把这些东西当回事。 我出来以后,我的总经理请我吃一顿饭,那时候在酒店里吃饭,还是非常少见的。然后就谈一谈,我说,我跟他说的就是,我们还会跟着共产党走。 1、任志强:尤其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的时候,更需要有厚脸皮。因为真理常常是不太容易一下子被大家所接受的。 2、任志强:他老说我见了女同志不笑,我说这个前面说阴阳是平和的,白天如果笑的多了,晚上回家就不笑了。 3、任志强:我最看中的品质,就是他喜欢不喜欢我女儿,别的我没有任何要求。 我的父母带给我的不是荣誉,不是财富,不是享受,而是良好的教育,严格的管理和对家庭忠诚的信赖。父母教会我们这些子女的不是如何当官,而是如何做人…… 许戈辉:你觉得你的性格更像父亲还是更像母亲? 任志强:我可能更像父亲一些,当然大家都觉得,这个我长相,或者是什么的像母亲。在家里这四个孩子说,我父亲最喜欢我妹妹,我母亲最喜欢我。可能这个大家都选了一个小的去帮助,因为大的已经提前就是有谋生能力了吧。但总体而言,就是一个家庭中,父母实际上是以榜样来传递的,就是他们做了一些什么,也会传递到子女身上。所以我特别强调的就是做人,尤其是在家庭里做父母,你的榜样精神,对你的孩子教育,是最印象深刻的。比如我们为什么要努力去做大量的公益活动,就是希望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看到,你不要仅为自己活着。你比如我做读书会,我拍卖45万,我都没见到钱在哪,就直接建立读书会了。但我努力去做很多工作,让他们可以得到很多钱,去做这个公益活动。就是我们自己要掏出钱来以外,你还要掏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要动脑子,怎么样想法让这个组织的影响更好,这个做的事更多,然后怎么样,怎么样。所以你要全身心的扑入进去,变成一种信仰。 对家庭的忠诚让这个家庭充满了爱,而不论你在这个家庭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在这种家庭中生活的每一个人都会将这种爱传递给整个社会…… 许戈辉:那会不会让在你们在父母走后,心里面总觉得有所缺憾? 任志强:我们一直觉得,就是我们陪他的时间太短了,在经济上我们可以给他很多帮助,我们当时家里兄弟姐妹四个人,定了一个,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属于那个有钱出钱的,我妹妹属于那个有力出力的。 许戈辉:所以父母晚年应该说相当幸福了,一个是他们也比较长寿了,都活到差不多九十多。 任志强:都是九十多。我父亲是刚好过完九十岁的生日,我母亲是九十三吧。 许戈辉:再有就是你们兄弟姐妹又那么和睦,那么幸福。 任志强:我们和睦,就是因为常常分离,所以就是我刚才说的,小的时候,就没都在一块,然后在一起没待几年吧,就文化大革命就又分开了,然后以后就各自工作。所以这个养成一个好习惯,就是家庭里头这个,应该说从父母开始的,比如说我刚才说我父亲去帮助那个穷学生是吧。其实在这个工作期间,他也帮助过很多人,就是这种这个友爱精神,你不要看他表面很严厉,但内心还是友爱精神很强烈的。 许戈辉:那么这些宝贵的品质,应该是传承下去。但是你觉得,到了您女儿的那一代人身上,他们还能不能传承,或者说还应不应该传承这些东西?不管你愿不愿意,在外人眼里,任志强就是一个官二代,然后任志强的女儿就是一个富二代。 任志强:我觉得重要的不在于你的出身是什么,而在于你自己是不是做出努力了。换句话说就是我的富,不是因为我父母。要是因为我父母的话,我哥哥姐姐是不是都可以这样富,我妹妹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获得这个,通过权利去获得致富。为什么他们很穷呢。那就说明在整个家庭里头,不是因为我父母,让我们这四个兄弟姐妹获得了官位,获得了职位,获得了工作,获得了什么什么,不是。 我结婚生子的年代,还是“只生一个好”的政策,但母亲已经开始相应党的号召,要求我们几个子女都只能生一个孩子,而现在看来,这也许是一种失误,但已经无法挽回了…… 记者:所以你相信穷养儿子富养女? 任志强: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重要的是让她知道,应该有一个过苦日子的好习惯。但是不一定要限制她花钱一定要那么苦。有时候有些需要的时候,可以放松一点。你比如说你如果给她说,固定这么多零花钱,她就不知道拿这个钱去买书。她可能就买他自己认为最需要的那些奢侈品了。但是给她钱多了的时候,他多出来那部分钱,并没有用在奢侈品上,而是用来买书,或者是买一些学习用品了。 她们这个年代的时候,学习不是第一位的,满足自己需求是第一位的,然后第二位才说,满足了以后,我有更多的学习机会,要买一些书看看。这个差别已经出现了。 我觉得思想认识上,我教育上,我会要求,说你还是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比如说我会在很小的时候,告诉她你应该自己学会洗衣服,刷鞋,是吧。这些我们可能会要求她,比如说至少学会做三个菜,五个菜。自己能吃饱肚子,不至于出去的时候饿着。但是我不是要求他,每天你必须去做,这是有差别的。 当然我做这些东西,对她是有好的影响,至少她知道,人应该去做公益,对吧。她也会参加,比如说放暑假,就到我们的秘书处待个几天,学一些东西,或者是做一些东西,做一些义工什么之类的。那我觉得就很好。她不至于到了那个,看到这个路边有个老太太摔倒了,不敢去扶,不敢去做这些这个公益的事情,不会到这种程度。也不会说疏于对自我的言词要求。我觉得这就够了。 虽然父母离开了我的生活,但父母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永远影响着我的一生,父母的形象永远是我追求的榜样……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

亿万先生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