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聚焦 | 昨日头条

汪再兴 12天前 0 锐公司 摘要:一向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张一鸣,4月9日这天,头顶的光突然暗了一下。
一向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张一鸣,4月9日这天,头顶的光突然暗了一下。 他一手打造的今日头条,再次面临危机——各大互联网应用商店于当天下午3点,暂停了包括今日头条APP在内的4款新闻类移动应用程序的下载服务。 具体原因尚不知晓。今日头条相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也正在了解情况”。相对于其他3款APP,今日头条下架的时间最长,达21天。 同一天,今日头条旗下正高歌猛进的抖音APP也忽然遭遇大量负面评价。为此,张一鸣还发布了一条朋友圈,称“不知什么人,居然24小时内雇了400多个微信号发一波一波拼凑黑抖音的稿子”。 而就在前不久,因广告投放中存在违规行为,以及旗下产品火山小视频被发现有未成年妈妈视频,今日头条遭到央视、人民日报等官媒点名批评,主要负责人还被相关部门约谈。 诞生6年的今日头条似乎正在进入一个艰难时刻。曾经成全它的算法,在它试图于资讯、视频、问答等领域全面进击时,却成了掣肘它的瓶颈。 此前,靠着“算法没有价值观”,今日头条自由飞翔了很久;但最近,它开始被屡屡要求要有价值观。 下文刊发于2014年7月15日《博客天下》杂志,本次发表有删节。 那时的张一鸣正遭遇算法带给他的第一次重大危机——因为文章版权问题,今日头条遭遇媒体围攻。 看懂了4年前的张一鸣,会更能理解今日头条的今日之困。 张一鸣喜欢用坐标和矩阵来表现事物。在这位不善言谈的极客眼中,数学才是对事物之间最基础关系的描绘。他告诉《博客天下》:“世界上很多关系都可以表示成几何关系,不论是包含、临近、正交还是分类,都可以用数学表达出来。” 这位极客缔造了拥有1亿用户的今日头条。这个推荐搜索引擎的逻辑起点也与数学相关。2012年6月,张一鸣开始撰写这款能精准推送用户感兴趣内容的软件的初始代码,他大概花费1个月编写完成。8000多行代码构成的算法也让今日头条初步具备了人类婴儿阶段的智商。 1807年,富尔顿发明的在哈德逊河上飞驰的蒸汽船被人视为怪物,200多年后的今天,张一鸣发明的今日头条诞生之初却把作为缔造者的他吓到。 在这个系统新生的时候,它内部蕴含的算法并不是对所有人的兴趣都判断准确。系统内测当天,一个意外是,这套算法判断张一鸣的一位员工有同性恋倾向,这令这位缔造了系统的工程师哭笑不得。 2012年7月31日,这套能够感知人们兴趣信息的算法最终与人们见面。张一鸣说:“这个系统的诞生与人类第一次把显像管装在电视上的意义相同,尽管当时荧幕上布满雪花片,但意义很不一样。它是第一个全网内容因每个人不同并且在变化着的产品。” 位于北京的今日头条办公楼 算法禁区 在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眼中,张一鸣就是一个极客,横溢的才华同时会带来无尽的险境和机遇。但经历一系列成功和波折,这位极客进入高阶游戏后,他身上带有的不管不顾的创业者气质和对技术的纯粹开始带来负累。 现在,这套给张一鸣带来牛奶和蜂蜜的算法同时也带给他烦恼。受传统媒体诟病最多的问题是,张一鸣设计的这套推荐搜索引擎的算法是以牺牲媒体内容版权为基础的。换句话说,他设计的这套核心算法闯入了传统媒体版权的禁区。 媒体详细披露了今日头条算法的运行原理,今日头条拥有1000台左右的服务器。研发人员在这些服务器上撰写各种代码,这些代码被称为爬虫或者蜘蛛,它们到传统媒体的网站和门户等网络媒体上抓取各种信息。如果抓取到的一个内容是门户网站购买自纸媒网站的,今日头条优先从纸媒网站抓取。 这些信息抓取过来之后,今日头条的核心技术——算法开始进行分析。 一旦确定了这些信息是有价值的,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给这些信息打上标签,并根据信息标签与用户标签的契合度,把信息推送到感兴趣的用户手机里的今日头条客户端里。 行业对今日头条的痛击开始降临。传统媒体因为版权问题开始对今日头条进行围剿。 “被批判的那些日子,你有压力吗?”记者问。张一鸣的回复理性甚至有些直接。他说,被媒体围攻跟他们公布融资消息有很大关系,是一起由融资引发的口水仗。此前,张一鸣宣布,今日头条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融资后,估值达5亿美金。张一鸣为此打了个比方,“传统媒体在日益下滑,隔壁邻居在日益强大,而且老从你家门口过,很容易将一些瑕疵、摩擦放大。” 一时间,今日头条不仅承载着张一鸣对于信息分发的全部想象力,同时也背负了资本的重托,你似乎能听到估值5亿美金的身躯走路时叮当作响,这个金币撞击声,传统媒体与门户都听得到。 媒体界阵营对今日头条的态度也产生了分化。很多人坚定地认为,张一鸣两年就让今日头条估值5亿美金使市场经济关于投入产出的规律成为笑料,这不过是华尔街传递给中国的又一场泡沫。而新媒体阵营里的媒体人认为,这是新技术带来的经济奇迹,无需大惊小怪。 2015年4月23日,张一鸣在四川省成都市,参加“未来中国青年领袖大型公益演讲”活动 见多了创业者的张鹏正是后者的代表,他告诉《博客天下》,今日头条的成功速度在创业圈算是“很正常”的。 “在极客公园我们看到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当年微信到极客公园开讲的时候,也没觉得是多么厉害的一个东西。”他说,“两年时间,这种有颠覆性的东西产生,是很正常的速度。” 被围攻后,这位极客开始将大量时间花在与传统媒体的沟通上,他亲自上门去见刊发评论批评今日头条的《新京报》社长戴自更。 “见面前,你是否做了一些准备?是否会担心,别人并不一定会理你?”面对记者的提问,张一鸣说:“做产品的时候,你不是为了打破规则而打破,而是为了创造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跟一些规则、人群或组织有冲突有摩擦。有人会觉得,这么多大的传媒机构在攻击你,你的情况会很艰难,但其实,如果你聚焦在用户价值和产品技术可能的突破上,你就有信心大胆地去做这个事情。” 当天张一鸣向戴自更提出了解决版权问题的方案,和这位极客提供给其他内容合作方的方案相同。他认为,今日头条精密的算法能够提高媒体新闻和广告的投放精准度,媒体可选择多种合作方式,或者今日头条付费购买内容版权,或者采用媒体入驻今日头条进行广告分成的模式。 “我们要建立一个生态,苹果不仅希望软件合法合规地在这个平台上展示,并且希望软件创作者都能赚到钱。我们也是一样的,作为一个分发渠道,希望创作优质内容的人越来越多,并且活得很好。”张一鸣说。 决策中把握人生 进入今日头条,列表中的每一条新闻都会给读者提供一个决策的机会,“顶”和“不感兴趣”,选择“不感兴趣”系统会自动提示“将减少推荐此类内容”。这是系统缔造者张一鸣特意为读者设计的决策机会,系统背后的算法会不断记住你做出的每一次决策,你的决策越准确,今日头条系统未来提供给你的信息就越精准。 算法提供决策的原理部分契合了这位极客前31年的人生,张一鸣不断在“喜欢”和“不感兴趣”两个选项中修正自己的选择,并在选择确定后牢牢把握自己的命运。 1983年,他出生在福建龙岩的一个事业单位家庭,父亲在去东莞开办电子产品加工厂之前是市科委的工作人员,母亲是护士。与事业单位大院里其他父母对子女严加管束不同,热爱尝试新鲜事物的父母很早就给了张一鸣宽松环境,让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能自主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 张一鸣的童年,父母彼此聊的话题多是双方的朋友在国外搞了某项技术,做出了某个产品。现在很难去判断,在1980年代,这个小家庭里萌发的创新风潮是否影响了张一鸣未来的人生道路,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父母的宽松与这个家庭对商业的早早触碰让他在很小就接触到商业世界与创新之间的某种联系。 在所有人眼里,极客的童年应该是早早立下成为科学家的志向,但张一鸣再次颠覆了大家对极客的想象。他说:“上大学的时候就想做出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能做出个芯片,芯片是一件很具体的事物,或者能够制药,有所突破。所谓科学家的梦想是在小学阶段的想法,早就消逝了。” 中学阶段,化学成绩一直很好的他对化学实验课提不起劲,上实验课时,支酒精锅、倒试管的这些繁琐程序让他感觉到既琐碎又危险。 现在无人能够说清,当年厌恶操弄酒精灯、化学药品坩埚的张一鸣是从何时起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进行第一次规划,但他开始模糊地感知到,自己喜欢的是有体验感和参与感,并能够迅速见效的事物。他说:“你的行为,你的输出,都要快点看到变化。而计算机是最快的。”大学时,他报考了微电子专业,随后又转专业到软件工程。 这种不甘于做常规、重复事情的性格也在他日后的创业中一再显现。大学毕业后的他曾经短暂进入微软,后因感觉大公司没有清晰强烈的目标,每天都在做一些离用户很远的基础开发,所以,他迅速选择离开。 张一鸣从南开大学毕业后,一位师兄在BBS上看了他的背景资料,找他一起创业。当时这位师兄只在电话中简单地告诉张一鸣,他即将开发一款挺有需求的产品,市面上的产品都做得不好,但只要按照他的思路就能做出很好、很有用的产品。 张一鸣说:“这种对话就比较容易吸引我。不必要说上市、赚钱这些事情。先打电话再面对面吃饭。”那场对话两周后,张一鸣就决定加入。这种谈话方式至今仍在影响他招聘手下工程师的方法,张一鸣说,工作多数时间,他除了驯服算法,都在面试招聘员工。他与员工的对话也简单、纯粹,更多时候,他们会在咖啡厅聊产品理念和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 张一鸣在设计今日头条这套算法前亿万先生过四家公司,他的职业履历多数与技术有关。 2007年认识张一鸣,此后成为张一鸣的投资人的王琼说,张一鸣并不是一位典型的创业者,包括他对成功的看法也跟这个时代众多野心勃勃的创业者大相径庭。 商业作家李志刚告诉《博客天下》,一次吃饭的时候,朋友问张一鸣:“如果你的今日头条能卖个好价钱,会不会卖掉?你创业八年,做了四个项目,没做成一件事,现在卖掉公司,是不是好主意?”张一鸣马上放下筷子,语速加快了:“你要看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如果是做出10亿人用的产品,那肯定不算。不过我参与过的产品,像饭否,那是很多人第一次使用微博。我确实还没做到影响10亿人的公司,但趋势还是有的。我们现在在做一件事,让信息能分发到每个需要的人手里。”坐在他对面的朋友,看到张一鸣的眼睛在发光。 坐在记者眼前的这位极客,不喜欢聊他的公司未来是否上市,也不喜欢聊他的公司会通过何种方式盈利,你似乎很难从他身上找到其他创业者对金钱的那种渴求。 2009年,旅游搜索网站酷讯的投资人王琼希望他能重新回到酷讯,3年前,他曾任这家旅游搜索网站的技术委员会主席。其时,张一鸣告诉王琼,他并不想回去,他要做一件来劲的、有难度的、有意义的事。当时,他和福建老乡王兴一起创办的饭否被有关部门关闭,正准备打造一家属于自己的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也就是后来的“九九房”。 《博客天下》记者问张一鸣,“什么是来劲的事情?”他说:“对用户有意义,对社会有意义,就叫来劲。”当时想找张一鸣合作的有很多人,带着各种项目,遍及网游、电商领域,他都一一拒绝。他解释拒绝的原因,电商就是卖东西,主要靠运营、库存和物流等因素支撑,“没意思,不能大规模地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极客的进化 伊安·博格斯特(Ian Bogost)曾经在《异类现象论》中写道:我们不需要去其他星球寻找异类,它们正在以算法的形式生活在我们中间。算法不是人类,它们不懂得关心或反馈人类的意图和情感,除非能够像远古的狼一样进化,满足人类的需求。 现在,张一鸣正陷入到伊安·博格斯特所述的情况中去。一方面,他缔造的今日头条系统中的算法仍在不断演化,开始变得越来越敏感而精确。另一方面,在现实世界中,这位极客也在不断积极修正自己的人生算法——张一鸣说,对人生的调整本身就是一种热情,如果说更多的话能够听到更多的信息,能更有效地交流,他就一定会去做。 合作将近5年的投资人王琼还是能够感受到张一鸣这些年的变化,2009年,张一鸣创办九九房的时候,一次他去办一个手续,在办手续的过程中,他特别气愤地给王琼打电话,向王琼抱怨:“这些人怎么这样,一点小事都要寻租!”手续最终没办。当时,王琼给张一鸣的意见是,“你就不要管这件事情了,可以找专业中介机构来做。”王琼不希望张一鸣过多接触这类事情。 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期间,由于欠缺管理经验,张一鸣对公司初步壮大时出现的员工偷懒、说话做事不专业以及“办公室政治”等问题手足无措,处理得并不得当,导致一些员工跑到王琼那里“告状”,王琼为此还客串了“调解员”的角色,“当时真是操了不少心”。 这次今日头条再度面临危机,王琼告诉《博客天下》,作为一个移动互联网企业,特别是你在做一个新闻产品,作为创始人的张一鸣肯定要跟政府打各式各样的交道。这些年来,他已经学到了很多,知道怎样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同时很谦虚地听取政府及相关管理机构提出的意见或建议。“这次危机公关就做得很不错,他已经不需要我指导更多。” 多数时候,这位极客还是喜欢独处、孤独的感觉,他经常到离他公司最近的一个空中花园,在那里,这位孤独的男人可以拿起一支笔在几张纸上画只有他才懂的图形。 “他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张鹏记得,3年前,张一鸣来到极客公园,彼时他还未创办日后出尽风头的今日头条,坐在最后一排的他默默地听当天的演讲嘉宾周鸿祎训斥台下创业者:“要耐得住寂寞,在创业两年内,创业者都不要来这种场合参加演讲。” 三年后,张一鸣作为今日头条的创始人重新登上极客公园的演讲台,他说的第一个故事就是三年前听周鸿祎演讲的故事。当天演讲,张一鸣的第一句话是,“张鹏鼓励我来的时候,我一想现在到两年了,所以我就来了。”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

亿万先生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