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地产大佬凋零,IT新贵轮替,红顶商人两会大洗牌

旺角黄局长 风口 49天前 0 商界动态 摘要:中国的红顶商人版图发生了二十年从未有过的大变局。
中国的红顶商人版图发生了二十年从未有过的大变局。 看此次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名单:房地产背景的商业大佬纷纷凋零退朝,而互联网行业则风光独好,刘强东、丁磊、周鸿祎等人强势入围。 站在这三个人背后的,是一个总财富高达6080.5亿、富可敌国的互联网企业家群体。其刚登上政治舞台不久,就完成了对房地产界别的超越。 如果说行业轮替本就是经济规律,2017年海外并购巨兽全军覆没,安邦、海航、万达、复星无一风头人物当选代表委员,似乎也不怎么让人意外。 风流总是被雨打风吹去。也只能期待江山代有才人。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见不到郭广昌了。 1998年3月的春天,是他第一次以全国政协委员亮相人民大会堂。31岁的他风华正茂,带着眼镜,在众多达官贵人当中显得斯斯文文。 环顾全场2196张面孔,只有两个人的年纪看起来比他还小,一个是云南的高中生物教师,另一个是来自湖北的体操运动员。作为一名泥瓦匠的儿子,他有一万个的理由为此刻的自己感到骄傲。 6年前,他从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咨询公司起步,打造出上海前三甲的民营企业,资产规模翻了7000多倍,每年的税后利润以亿计。其成绩之耀眼,让当时的上海市长都不得不幻想,“上海如果有10个、20个复星,上海就可以发展起来了。” 那个时候的中国,理想主义已熄灭多年,整个国家处于世俗的商业社会中,所有人都试图突破旧有的条条框框,追求财富的增长。日后这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将推动中国搭上全球化列车,一跃成为世界工厂。 兜兜转转几十年,首富的门票相继在农业、零售、汽车、房地产、IT行业中流转,诞生了一批批带有时代烙印的商业大佬。 他们有的是从体制内出走,深知权力的好处,有的是在基层摸爬滚打闯出来,深刻体会权力的厉害。一旦有可能,他们通常不会放弃戴上一个“代表证”,或变成了一个委员。 这里边,有为国出力的匹夫之勇,也不乏怀璧其罪的心理作祟。只不过,这些人对权力依附的程度、对政治风向的敏锐力各不相同,从而也埋下了不同的命运伏笔。 二十年时间,郭广昌名片上的头衔,从政协委员变成了人大代表,又从人大代表变成了政协委员。在这种反反复复之间,他亲眼见证了一些商业大佬黯然离去,也看到了一些更年轻的面孔不断涌现。 放眼全国,柳传志、鲁冠球、宗庆后,这些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教父级人物都太老了。他们相继退出两会舞台。 而正值中壮年的郭广昌,则在权力和财富交织的名利场里纵横捭阖,凭借着高超的并购手法,不断拓宽帝国的边界,最终掌控一个横跨地产、医药和金融,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复星系。世人都叫他“中国巴菲特”。 这一次,他不会出现在两会会场。平静的淡出也是一种幸运,至少,他依然可以在巴黎签下并购大单。 今年67岁的刘永好,参加两会的时间更早,至今仍在老骥伏枥,如无意外前后将至少服役30年。 在中国,政商关系是一个解不开的迷宫。远不得,近不得,就算是聪明如胡雪岩,也难以计算出最合适的距离。 其实,哪个圈层不是如此呢? 曾经的赵本山,是那个“一过那山海关,全都是赵本山”的本山大叔。他座下弟子无数,出行有私人飞机接送,在三十亿资产的本山传媒里说一不二。 有次飞机遭遇恶劣天气迫降湖南,当地市长还亲往迎送。 突然一夜之间,他被中国主流社会所抛弃,连续缺席中央、辽宁、铁岭文艺座谈会。昨天还是人民的艺术家,今天就成了低俗的表演者。 去年,他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出现在两会上的时候,大家看到他身形消瘦,满头白发,不复昔日荣光。到了这一届,他干脆“出局”,直接落选。 所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跨越自身边界而与特定的权力主体捆绑太深,迟早是要出事的。 这样的道理,郭广昌应有心得。 他不止一次陷入“被调查”的舆论漩涡。每一次,他都要公开露面,才能平息各路谣言。 2016年的两会,他出现在了新华网的访谈直播间,一身蓝色西服、银灰色领带,略微有些疲惫。这一次也许是为了回应网上关于他失联三天的喧嚣。 面对女主持人提出的“民营企业家心态”问题,他坦诚地说,把政商关系厘清,本身就是解放生产力。“如果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很多民营企业就可以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打磨产品和完善管理上,而不是花在酒桌上。” 现在,他真的可以抛弃琐事,用心在他乐意之处了。 今年的全国两会,正逢中国经济逐渐结束了大跃进时代,跨入一个挤泡沫的阶段。 经济中心工作突出实体经济,所以名单中有李书福,但奇怪的是不见了曹德旺。 压倒一切的是防止明斯基时刻——在长期高杆杠的运作下,上到政府,下到企业部门,无不债务高攀,风险集聚。高层的视线再也不能单单聚焦在GDP的增长上了。 能否打好这关键一役,直接关系到未来十年,中国到底是重返强国阵营,还是沦为下一个日本。所以,谁也不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点起那燎原的星星之火。 2017年,中国外汇储备急速减少一万亿美元,扣响了政府对外非理性投资监管的扳机,尤其是房地产、酒店、影视、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的海外投资行为。 许多企业被点名,标的物在国外,债务地雷埋在国内,牵一发而动全身。 其措辞之严厉,监管之迅猛,迅速在全社会形成了一股围剿之势。银行被迫排查授信风险,收紧流动性。 最后,万达的王健林忙着卖资产,海航的陈锋忙着停牌,安邦的吴小晖最惨,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整个公司被保监会接管一年。 能很快度过滑铁卢的,都是幸运的。 当年7月18日晚间,央视点名苏宁收购一家亏损的海外俱乐部,“涉嫌洗钱”、“转移资产”。遭受负面信息冲击之后,苏宁开盘即大跌,外界着实为老板张近东捏了一把汗。 不过比起安邦海航动辄上百亿的大手笔,苏宁这笔海外并购也就花了20个小目标。最终有惊无险。 今年1月,张近东成功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换上了一个新马甲。他感慨说到:“能够当选人大代表,非常激动,也深感责任重大,这是对我15年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一种肯定,更是人民赋予的信任与期待。 这几天,郭广昌在巴黎忙碌着,2月早些时候,复星以1.2亿欧元购得法国历史最悠久的高端时装品牌Lanvin的控股权。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他说,“我们的海外投资得到中国政府和当地政府的批准,不仅在欧洲,在全世界都是。我们非常透明……中国政府是以法律为导向的,所以他们支持尊重法律的企业。” 有句话说,一个人的命运,除了要靠个人的奋斗,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嘛。放在中国的企业家身上,是太合适不过了。 一要处理好与权力的关系。 二时刻做足功课,读懂政治。 三押上全部身家,赌对国运。 第一项考验人心,第二项考验智慧,最后一项考验运气。哪一项都不能出错。 在上一轮的周期里,中国的整个经济被房地产所绑架,许多中产阶级无心经营实业,拿出全部的积蓄炒房,四处出击。一些地方政府则抱着房地产投资这条大腿拉动经济发展,靠卖地充实国库。 众多地产商人赚得盆满钵满,社会地位扶摇直上,走到哪里都是当地的座上宾。之前万达有次开年会,喜欢唱歌的王健林登台高歌一曲《向天再借五百年》,那句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犹如在耳。 如今在“房住不炒”的总基调下,狂飙突进的房地产行业被高层踩下急刹车,硬生生地拖进了下半场。 翻开这一届的两会名单,有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房地产背景的富豪正纷纷退朝。 如果统计口径从个人资产扩大到影响力,从内地扩大到港澳台,落选的房地产企业家还有这一些,覆盖越秀集团、保利集团、华侨城、九龙仓、新世纪、瑞安集团等。 与此同时,互联网背景的大佬则不断增加。这一届两会名单,个人财富排名中国前400的顶级富豪中有55个人当选了代表/委员。其中互联网企业家的总财富和声势,历史上第一次超过房地产商人。 遥想2008年,全国两会里的互联网大佬只有盛大陈天桥这根独苗。 五年之后的十二届,腾讯马化腾、小米雷军、百度李彦宏进来了。王健林出去了。 这一次,京东的刘强东,网易的丁磊,奇虎360的周鸿祎,58的姚劲波进来了。复星国际的郭广昌、龙湖地产的吴亚军、华夏幸福的王文学出去了。 按照吴晓波的说法,过去十多年里,房地产、互联网是诞生亿万富豪最多的两个领域。由于中国互联网没有经过早期的“非商业”阶段,一开始就是属于资本的舞台,所以与房地产领域的灰色野蛮相比,互联网是罕见的阳光产业。 它不用像房地产一样,要在行业最大的命门“土地”上跟政府来回博弈。它去中心化,以用户为导向以数据说话就行了,拼的是模式,是资金,而不是公关能力。 长期以来,两股力量此消彼长,暗中较劲,谁都想拿到最高话语权,证明自己才是经济的第一支柱。 作为后起之秀,互联网行业似乎正迎来了真正的春天。目前地产业翻篇,金融业头上顶着大监管的天花板,唯独互联网业四面无壁,可以大干快上。 除了功守道大师马云外,当今互联网的几大巨头在人民大会堂凑齐了。作为一个最会表演的企业家,马云偏偏是人大、政协、党代表三不沾。据说他始终信奉一条理念,“要跟政府恋爱,但不要跟政府结婚”。 改变的总是要变的。大洗牌的不止是企业家群体,文艺界也发生了一轮震动。除赵本山外,宋祖英、张国立……等人都淡出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变的是人,不变的又是什么?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

亿万先生老虎机